手机版
首页 > 文章 > 国际 > 国际纵横

阿富汗塔利班的死对头IS-K有多狂妄?意图侵占整个新疆!

乌鸦校尉 · 2021-10-13 · 来源:乌鸦校尉公众号
收藏( 评论() 字体: / /

  阿富汗,和平尚未到来。

  10月8日,阿北部昆都士省一座什叶派清真寺发生剧烈爆炸,现场血肉横飞,惨不忍睹!目前已至少造成100多人死亡,200多人受伤。

图片

  事件过后,一个组织出来宣布对此次恐怖袭击负责,它就是大家熟悉也不熟悉的国际极端组织——“伊斯兰国呼罗珊省”(下简称IS-K)

图片

  早在8月26日晚,驻阿美军疯狂跑路之际,喀布尔机场就发生了严重的恐袭,炸死了13名美军和140名阿富汗武装人员、平民,其中包括20多名阿塔武装人员。

  当时就是IS-K出来“认领”。

图片

  从9月初至今,IS-K连续针对阿塔武装发起多次袭击,造成阿塔数十名武装人员死亡。

  话说阿塔本身不就是伊斯兰原教旨主义者嘛,极端组织不说亲近,怎么着在信仰上也应该有些同情吧,怎么跟它打得这么你死我活的?

图片

  别说,阿塔跟IS-K还真就有仇,而且,这仇还不小。

  1

  事情还得回溯到2014年,极端武装“伊拉克和大黎凡特伊斯兰国”(下简称“伊斯兰国”或IS)在伊拉克和叙利亚异军突起,很快占领了两国大片领土,其头目巴格达迪在同年6月于新攻陷的伊拉克第二大城市摩苏尔宣布建立政权,自称哈里发。

图片

  从建立之初,IS的野心就不仅仅局限在伊拉克、叙利亚,而是向全球扩张,建立政教合一的哈里发国家,而且并没有特别明确的地理认同

  也就是说,IS的理念是超主权超国家的,也没有什么祖国和国民的观念。

  按照IS的既定计划,阿富汗作为其全球扩张“三环战略”的中环地带,是必须要纳入“版图”的战略要地。

  根据之前的阿富汗前政府情报部门掌握的情况,IS早在宣布“建国”的2014年6月,就已经派出人员前往阿富汗进行渗透和招募活动。

  塔利班也没有躲过IS的渗透。

  2014年7月1日,阿塔前指挥官道斯特宣誓效忠“伊斯兰国”,并在库纳尔、楠格哈尔、努尔斯坦等省为IS招募战士。

  8月,阿境内的瓦哈比主义政党“伊斯兰党”派别希克马蒂亚尔派宣称,考虑加入“伊斯兰国”,党内许多成员都和IS勾勾搭搭,还在阿巴边境的白沙瓦及其附近的阿富汗难民营派发名为 Fata(胜利)的小册子来为IS宣传。

  IS这波思想攻势还真起作用。同年10月2日,喀布尔大学的几十名大学生在校园内打出“反对民主,建立真正的哈里发国家,实现纯正沙里亚法”的旗号,并公然展示IS和阿塔旗帜,还声称他们不过是代表,校园内的许多师生早就厌倦了西式民主。

微信图片_20211013105314.jpg

  IS-K学生成员曾在喀布尔大学校园的墙上写上“伊斯兰国万岁”的标语

  同时,在巴基斯坦塔利班(以下简称“巴塔”)中,也有几名前指挥官直接站出来宣布对所谓巴格达迪“哈里发”的忠诚。

  而在阿巴边境地区活动的伊斯兰极端组织,如统一旅、圣战哈里发军、真主旅等,以及一些阿塔的地方指挥官和武装分子也先后宣称和IS结盟。

  在这种“形势大好”的局面下,巴塔前指挥官哈菲兹·萨义德·汗率领多名巴塔前指挥官于2015年1月12日公开宣誓效忠IS,并宣布成立受IS统治的“呼罗珊省”

  到26日,远在伊叙的IS本部正式宣布“呼罗珊省”(IS-K)成立,并任命萨义德为“省长”,背叛阿塔的指挥官阿卜杜勒·拉乌夫为“副省长”。这标志着“伊斯兰国”正式在阿富汗设立分部。

  “呼罗珊省”名字来源于公元七世纪时,阿拉伯帝国文治武功最为强悍的时代在中亚撒马尔罕建立过的呼罗珊行省。其中显然蕴含了巨大野心,IS甚至比祖宗们更加膨胀,不仅妄想其辖区将阿富汗全境及整个中亚都囊括其中,甚至还想囊括中国新疆,这无疑是对中国政府和人民公然宣战,这个IS-K和东伊运一样,都是我们的绝对死敌

  通过这一阶段在阿富汗的试探性渗透,IS-K成功煽动了一批思想偏极端的阿富汗人加入其中。

  据当时在喀布尔执政的阿共和政府情报部门估计,截止2014年9月下旬,就有3000名阿富汗公民远赴叙利亚参加“圣战”。

  有了这样的“成功经验”,IS-K玩得越来越大。

  从2015年1月开始,IS-K势力直接开始全面武力扩张,先后在阿富汗赫尔曼德、法拉、卢格尔、查布尔和楠格哈尔等地建立据点,发展力量。

  相比于本土征兵的阿塔等组织,作为外来者的“伊斯兰国”扩充兵源的方法就是俩字——“砸钱”!

  普通的阿塔战士平均每月往往只能获得折合数十美元的报酬,而“伊斯兰国”早在2015年-2016年就能够开出折合每月数百美元乃至上千美元的报酬。重赏之下,直接从阿塔那里挖墙脚也不是稀罕事,并利用这些“内线”对阿塔组织的掌握对阿塔的部分营地、监狱等发动袭击。

  2

  随着IS-K在阿富汗的扩张日益不加遮掩,阿富汗塔利班也愈加不能容忍他们反客为主的嚣张举动,双方之间的间隙与仇恨开始增加。

  不过最初,阿塔还是试图和IS方面进行接触谈判。

  2015年5月,阿塔方面任命的楠格哈尔省省长哈什米同IS-K的“省长”萨义德·汗谈判,希望他们离开阿富汗,由阿塔来领导整个国家的战争

  萨义德则反过来要求阿塔解散,效忠伊斯兰国

  这还哪能谈出结果?不过当时阿塔还没有放弃。

  2015年6月,阿塔实际控制者阿克塔尔·曼苏尔发表公开信,警告“伊斯兰国”领袖巴格达迪,提出针对美国及其盟友的战争应在“同一旗帜、同一领导下展开”,警告IS不要染指阿富汗,并称如果对方不听劝阻、阿塔将做出“回应”。

  结果一周后,IS强硬回应:阿塔是巴基斯坦三军情报局控制下的傀儡,只认“狭隘的普什图民族主义”,全然不顾“全球圣战”大业,“格局太小”难以成事,就是个愚蠢的军阀。同时,IS要求阿塔必须向真主悔过,并全面归顺IS-K,否则将面临IS方面的怒火

  这下双方彻底撕破脸,武装冲突不断,阿塔派出了新组建的精锐部队对IS-K进行猛烈打击。

  2015年5月、7月,阿塔连续摧毁了IS-K在法拉建立的训练营,以及在卢格尔建立的流动基地。

  9月,阿塔又摧毁了“伊斯兰国”在赫尔曼德的据点,将其势力赶出该省;到11月时,在查布尔的IS-K势力也被阿塔击溃驱逐,仅有小部分残余武装分子逃往楠格哈尔。

  截至2017年6月,IS-K和阿塔爆发了近20次武装冲突,双方都付出了较大的伤亡。

  这个场景实在太过魔幻,曾经拼命庇护“基地”恐怖组织的阿塔,从2015年以来却是阿富汗打击恐怖主义的主力

  但阿塔还是没能阻断IS-K在楠格哈尔的扩张。凭借地处“喀布尔—白沙瓦”战略补给线上和毗邻巴基斯坦部落区的便利条件,IS-K分子盘踞该省,并在易守难攻的马曼德谷地建立了指挥中心。

  在那里,它还不断将巴塔、阿塔、乌伊运(包括一些“东伊运”)和一些亲政府的地方武装分子招至麾下,并成功拉拢在阿巴边境地区的“伊斯兰军”,其队伍不断壮大,战斗力大幅度提升。

  到2015年6月末,IS-K基本控制该省东南部八个区的大部分地盘,达到全盛,更进一步以楠格哈尔为大本营,极力向北部、西部扩张。它在东部的库纳尔、拉格曼、卢格尔三省任命“影子省长”,对当地进行“治理”;在卢格尔建立训练基地;在昆都士、萨曼甘、法里亚布、萨尔普勒等九个省任命专门的招募人。这一时期,IS-K在阿富汗渗透范围最广,招募活动遍及东部、北部、中部和西部的25个省

  对于打击自己最力的阿塔,IS-K也采取了极端血腥的手段进行“复仇”

  2015年8月,IS-K袭击了一座亲塔利班的村庄,不仅将村中的12名阿塔成员俘虏后砍头,还有11名部落长老被蒙上眼睛,在一块空地上用炸药炸死。

  此外,IS-K还将村民的全部财产没收,作为给手下人的赏钱,同时还抓走了80名男子,逼迫当地女性嫁给IS-K成员。这恐怖的一幕成了IS-K的“品牌形象”,也让双方的仇怨与日俱增,几乎到了不死不休的地步。

  2015年12月26日,双方于阿东部重镇阿钦地区发生交火,各自有成员被俘。

  IS-K却没有和阿塔进行谈判,直接将被俘的4名阿塔武装人员当众斩首。当然,阿塔也没客气,随即也将被俘的4名IS-K成员砍头,并将他们的头颅摆在路边的石堆上示众。

  需要说明的是,其实阿塔对“穆斯林兄弟”还真算可以的了,在阿富汗的外籍武装组织很多,阿塔对他们的态度普遍比较友好,拒交拉登得罪美国,在“东伊运”上纠缠不清,都是这个问题。

  唯独这个“伊斯兰国”,阿塔跟它怎么也尿不到一个壶里。

  因为这个“伊斯兰国”,根本就是“孤儿军团”,六亲不认,跟它交好,不仅是阿塔做不到,正常的人类,都做不到

  3

  具体说说阿塔跟IS-K的根本分歧。

  其实,看到两者都偏极端就认为他们思想相同,这未免太过不求甚解。

  阿富汗塔利班的意识形态,较多地吸收了普什图族这一阿塔主体民族的部落法则,在此基础上,赋予《古兰经》和圣训更重要的地位,改革伊斯兰教育和伊斯兰教法,反对现代政党制度、议会民主制和宪政制度,促使阿富汗的伊斯兰社会回归“真主之道”,最终建立真正的“伊斯兰酋长国”。

  所以阿塔自成立伊始,目光就在国内,无意插手国外事务。同样说“圣战”,可是阿塔这个仅限于通过作战,在阿富汗建立伊斯兰原教旨主义政权,完全不同于所谓的“泛伊斯兰主义”。

  如今,赶走了外国侵略者,建立了“阿富汗伊斯兰酋长国”,这阿塔就算是得偿所愿,实现自己最大的政治诉求了。

  IS-K则深受瓦哈比—萨拉菲主义的影响,更确切地说,是“圣战”萨拉菲主义思想的忠实实践者,只认“教义”,主张在全球范围内通过“圣战”这一暴力手段,建立以伊斯兰教法为基础、政教合一的伊斯兰政权,即所谓的“哈里发国家”。

  对IS-K而言,自己只是IS“全球哈里发帝国”的一个步骤,什么“阿富汗国家”,那是我“大帝国”的阻碍

  所以阿塔建立的“阿富汗伊斯兰酋长国”,反而是IS-K的绊脚石,你的理想实现就等于我的理想破灭,自然是不可调和的。可话说回来,哪个国家会接受IS这种对国家主权肆无忌惮的侵犯呢?!

  同时,IS-K坚称与其观点不同的人都是叛教者、都应被消灭。没错,我们看来很极端的阿塔,IS-K还指责他们不严格遵守伊斯兰教相关规则。

  这样的背景下,IS-K虽然身处阿富汗,但对阿富汗人民的生命那是视如草芥,不仅他们从当地招募的人员不得不与同胞自相残杀,甚至直接把针对普通阿富汗人民发动恐袭作为提升组织知名度的重要手段。

  据不完全统计,自2015年成立至2021年9月初,IS-K发动且事后公开宣布负责的恐袭累计达到124起,累计伤亡超过6600人,至少有2000人在这些袭击中失去了生命。无论是医院、学校还是清真寺,无论是成人还是可怜的妇女儿童,都是该组织袭击的目标。

  尤其是进入2021年,随着美国宣布撤军,IS-K趁虚而入,加大了恐袭的频率和力度。仅今年5月-8月,该组织便发动了至少17起恐袭事件,造成至少250人死亡。除了发生在喀布尔机场的自杀式炸弹袭击外,该组织5月8日在喀布尔萨耶德·舒哈达高中校门口发动的汽车炸弹袭击更是造成90名学生死亡,其中多数为哈扎拉族女学生。

微信图片_20211013105151.jpg

  5月8日的校园袭击发生后,死难学生的家人前往医院认领遗体

  乌鸦不是说阿塔的军事行动就没有造成平民伤亡,但这毕竟是阿塔自己的国家,砸烂了的话后果也要他们自己承担,作为即将重回执政地位的他们来说,搞破坏没有任何好处,尽可能地保护阿富汗民众,努力建设这个国家,符合他们的利益。所以总的来说,尤其是2018年重启和谈之后,阿塔总体上还是践行了“不得将普通民众当作作战目标”的原则。

  那视阿富汗人生死如儿戏的IS-K,怎能不吸引阿塔的仇恨

  “伊斯兰国”坚持“与世界为敌”,更是封死了阿塔跟它和解的最后希望。阿塔现在正满世界拉关系,积极争取来自国际层面的认可乃至未来的更多支持。你IS-K可好,连“穆斯林兄弟”都下死手,拒绝与国际社会进行任何对话和谈判,而一切国际条约、规则和不成文规定统统对其失效,从不致力于与任何一个国家搞好关系,看谁都有仇。跟这样的主儿合作,那不就是要阿富汗死?……

  比起脆弱的前政府军和同样脆弱的潘杰希尔反塔武装,这已经丧失人性的IS-K,才是阿塔面临的最严峻挑战

  显而易见的是,已从阿富汗国内极端武装转变为执政势力的阿塔,出于历史积怨和维护国内安全与稳定的双重考虑,必加大对IS-K的打击力度,试图削弱并尽量根除该组织对阿富汗国家稳定和民众生命安全带来的不利影响。

  无论是8月17日对IS-K原领导人阿布·奥马尔·霍拉萨尼的处决,还是10月初在喀布尔省和楠格哈尔省两省对“伊斯兰国”呼罗珊省相关势力发动的军事行动,这都彰显了阿塔打击该组织的决心和能力。

  有意思的是,如今更加圆滑的阿富汗塔利班,会公开向美国请求“经济援助”

  但在“反恐”这个问题上,即便“盟友”巴基斯坦的总理伊姆兰·汗苦言相劝,称“如果美国不给阿富汗提供相应援助,阿富汗很可能会成为‘伊斯兰国’的庇护所,这种情况是各方都不愿意见到的”,阿塔仍然坚决把美国人“拒之门外”

  阿塔发言人苏海尔·沙欣在当地时间10月9日接受美联社采访时表示,在打击极端组织IS-K的行动上,不会与美国进行合作,“我们能够独立应付‘伊斯兰国’。”

微信图片_20211013105139.jpg

  美联社报道:塔利班称不会与美国合作遏制“伊斯兰国”

  可能他们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力量算不上强,只能勉强打击IS-K;要是加上美国人,那就真的永远打不赢了。

「 支持天博体育登录!」

天博体育登录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注:配图来自网络无版权标志图像,侵删!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天博体育登录 责任编辑:晓林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天博体育登录网刊微信公众号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最新专题

抗美援朝70周年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这篇文章竟然被删了!
  2. 迎春:这两个人必将被钉入耻辱柱
  3. 网友举报属实,张文宏论文被撤销:张文宏团队称要维护合法权益
  4. 毛主席视察东北后勃然大怒:“有些共产党员比国民党还坏!”
  5. 主持人致辞:没有毛主席便没有人民的一切!(组图)
  6. 评《长津湖》:西式思维,拍不出惊天地泣鬼神的伟大作品
  7. 这条冬眠后的蛇在我们的怀里又活过来了
  8. 安徽生育率:芜湖,蚌埠住了...
  9. 卢麒元:也谈抗美援朝
  10. 中印边境,气氛突变!
  1. 长津湖冻死大批志愿军战士因中央政府委员出卖情报给美国
  2. 李光满:10月8日发生的四件事具有标志性意义:我们正在经历一场深刻的变革!
  3. 刘金华:罗昌平问题的严重性
  4. 零互动的海南检察微博爆了,为罗昌平洗地的也跳出来了
  5. 双面广东:一面富可敌国,一面穷得离谱!
  6. 这篇文章竟然被删了!
  7. 刘继明:文革、《多余的人》及其他——答狂飙社
  8. 新京、财经原主编侮辱英烈,军报怒斥“良心何在”,主流媒体一片沉寂
  9. 辽宁王忠新:中共“九大”代表的合法性很难否定
  10. 为了人民江山,消灭官僚主义——为与官僚主义坚决斗争而作
  1. 很多人为孟晚舟获释回国欢呼, 却至今误解华为的本质
  2. 长津湖冻死大批志愿军战士因中央政府委员出卖情报给美国
  3. 李光满:10月8日发生的四件事具有标志性意义:我们正在经历一场深刻的变革!
  4. 赵薇仅是只小蚂蚁,围歼大老虎的资本大戏开始了
  5. 潘石屹,跑了!留下5个谜团!
  6. 北大教授呼吁全民捐款救恒大救富豪,就这样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
  7. 说说山东滨州事件
  8. 吴铭:黎明前的斗争
  9. 孟晚舟终得归国,并简析一二
  10. 莆田疫情,一次诡异的舆情报道
  1. 钱学森:我这一辈子有三次非常激动的时刻
  2. 司马南:核潜艇撞了潜航器,大水冲了龙王庙!
  3. 李光满:10月8日发生的四件事具有标志性意义:我们正在经历一场深刻的变革!
  4. 《人民日报》钟声:祖国完全统一的历史任务一定要实现,也一定能够实现
  5. 双面广东:一面富可敌国,一面穷得离谱!
  6. 长津湖冻死大批志愿军战士因中央政府委员出卖情报给美国